您现在的位置: > Language Tips > Campus > Edu News  
 





 
贫困生4年只修完1门课 资助人寒心
[ 2007-07-30 08:56 ]

北大校方称这名研究生已与学院失去联系,不可能按期毕业了;多名资助人表示愤慨

昨(29)日,重庆市开县人李富华正式委托律师高精忠,要状告他曾参与资助的一名北大研究生,要求其返还资助的四万余元学费。

“这个学生太令我寒心了。”李调查发现,自己从2003年开始鼎力资助的北大贫困研究生段霖夏,只修完了12门课程中的一门,毕业已成为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,且段与学校早失去了联系。

真情 善款涌向贫困研究生

2003年8月10日,万州《三峡都市报》以《考上北大研究生为挣学费当“扁担”(记者注:即扛扁担在街头下力挣钱)》为题,用两个整版的篇幅报道了万州区太龙镇原岭坪村学生段某的故事。

报道说,段霖夏家庭贫困,2003年从河北秦皇岛的燕山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毕业,但“本科毕业证因欠债尚未拿到,研究生录取通知又到家”,段霖夏被北京大学软件学院录取为软件工程硕士研究生,需要入学费用4.96万元。为了赚够学费,段只得冒着酷暑,和父亲一道走上万州街头,当起了“扁担”。

在万州经营小生意的开县人李富华当时看到了这篇报道。他说,自己从小读书不多,感觉到这样勤奋的寒门学子,实在值得帮助。“由于不知道段的联系方式,我第二天打电话到了当地镇政府,让镇里通知段家说,我要帮助他读书。”

几天后,段的父亲来到李的公司。看到了段霖夏的学生证和录取通知书后,这位小老板当即掏出了2000元。

“当年10月,段霖夏到北京报到后,我又往他的银行卡上打去2000元。2004年春节后也打了2000元。”李富华说,自己给段霖夏提供的最大一笔资助达2.4万元,“4年不断资助,前后加起来总共有4万多元。”

李富华并不是图名,他从未让当地媒体报道自己捐款的事儿。经《三峡都市报》报道,先后有数百人参与了资助段霖夏的行动,仅该报社为段举行的一次捐款仪式,就为段募得学费1.63万元。

寒心 除了要钱从不打电话

《三峡都市报》报道,段霖夏曾表示:自己完成学业后,“一定要用真才实学回报社会,回报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们!”

但李富华说,他慢慢发现这名受资助的学子缺少感恩之心:在走进北大校园后,他除了要钱,从不给自己打电话。“我并不奢求他对我有什么回报,只希望他好好读书。哪晓得他这也办不到。”

今年2月,由于很久没有得到段霖夏的消息,李富华主动打电话给段霖夏,谁知电话已经停机。不久前,他辗转找到北大软件学院了解情况,得知段霖夏早已不在校读书,且与学校已失去联系。4年时间,段的研究生课程十二门,只修完了其中一门,五年学时,最后一年已不可能学完剩下的11门课程。

失望 学院首遇如此大学生

记者联系上北京大学软件学院核实情况,学院教务处赵老师证实:段霖夏系自费研究生,并非公费研究生。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王老师证实:段霖夏是学位教育学生。

“这种教育主要针对在职人员,户口不需要转入北大。”王老师说,段霖夏学习的课程非常少,12门课程中仅选修了2门,且至今仅过了1门。根据研究生教育2-5年的期限,如果到2008年还没修满学分,就意味着他弃学。“我们已竭尽全力,但始终联系不上他。”王老师说,段霖夏早已离开学校,估计已自动放弃学业,因现在想要修完学分,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王老师称,像段霖夏这样的学生,学院还从没遇到过。“按说他家庭贫困,又是主动要求读书,应该更加努力才对。”

近况 段家人外出不知去向

记者联系万州太龙镇万峰村(原岭坪村)段霖夏的家人。村主任段茂平告诉记者,自己是段霖夏父亲的堂哥,段父、段母等全家人自今年春节后就已外出,不知去了哪里。目前,段家铁将军把门,且没有电话号码,无法联系。如果不是记者告知,他至今还不知段霖夏已没读书。

段茂平称,他对这个堂侄儿没有什么坏的印象。段霖夏2003年接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后,因家庭经济不宽裕,其父曾让他不要继续读书,先找工作养活自己,但段霖夏坚持要读。

愤慨 经理也要追回爱心款

记者随后联系上2003年曾专程赶到万州,送钱资助段霖夏上北大的奉节夔府大酒店总经理涂军。当时,该酒店近百名职工为段霖夏自发捐款1327.5元。

涂军得知段霖夏的现状后非常气愤,也表示要追回爱心款。她告诉记者,段霖夏到北京后曾给她写过一封信,时间是2003年11月3日,但没有具体地址,仅有“北京大学”几字。

涂军至今把这封信留在办公室,就是希望能跟他联系上,继续帮助他。她说,她至今还记得去三峡都市报报社那天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赶来给段霖夏捐款,买日用品,还不留名,令她非常感动。直到今年上半年,她还试图跟段霖夏联系,但没联系上。

无奈 善举最终换成起诉书

目前,李富华已正式委托重庆升腾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精忠,起诉段霖夏要求返还自己资助的4万余元学费。“如果联系不上段本人,法院也可按公告送达起诉书的形式,缺席审判。”

高精忠律师认为,捐赠者的善举是一种赠与行为,与段之间形成了赠与合同关系。二者之间虽无书面合同关系,但从捐赠的目的来看,可知道捐赠是附义务的,即受赠者负有将善钱用于接受研究生教育的义务。事实上,段霖夏违反了这一义务。

据了解,起诉书将于近日递交到万州区法院。(记者 刘虎 实习生 廖姝媛)

来源:重庆晨报

 
 
相关文章 Related Stories
 
QQ群友凑钱给寒门学子提供大学学费 教育部提醒:小心假洋文凭
大学生旅馆 晚上查房准时熄灯 20万银行职员资格认证考试记
         
 
 
 
 
 
         

 

 

 
 
  有声词典
 

48小时内最热门

     

本频道最新推荐

     
  “唠叨”怎么说
  口语:“到此为止”吧!
  Pronunciation-Vowel sounds 元音发音
  日本女性、冰岛男性寿命最长
  “拐卖人口”怎么说

论坛热贴

     
  美国学者W. Michael O' Shea版《阿Q正传》
  how to tanslate for "低調"﹖
  "请把门开大一点"怎么说?
  "科学发展观"如何译呀?
  how to say "工业三废"?
  Splendid Grassland- Naddam